尚德 精业 务实 求新

健康講堂

咨詢電話: 020-85959142
挂號電話: 020-85959141
臨床試驗機構辦: 020-85959124
倫理委員會辦公室: 020-85959127

生活貼士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健康講堂>>生活貼士

自殘非我所想!

文/心理(精神)科鄭銀佳、勞棲彥

  這一天,一個小姑娘敲開了廣醫五院心理(精神)科門診的門,她叫甯甯,14歲。雖然年紀不大,但甯甯的臉上總有一股憂傷。她告訴心理(精神)科莫煊副主任,在感到壓抑的時候會選擇通過自殘來減壓,在刀片劃開皮膚的時候會感到舒服。甯甯皺著眉說道:“日常生活覺得壓力很大,感覺自己做什麽事都做不好。跟家人也很少聊天,一聊天就是吵架。”

  下午,宁宁父亲陪着她再次来到诊室。宁宁手臂上满是深深浅浅的划伤,本想着作为父亲会给予多多少少的安慰。然而在问到宁宁自残行为的时候,宁爸突然爆发: “我知道她有自残,有本事你就划深一点,吓唬谁呢!”宁宁听到之后留着眼泪摔门跑了出去。等宁宁父亲的平静后,心理(精神)科医生与他好好聊了一会,他才慢慢意识到问题的严重还有自己态度的不妥。

  像甯甯這種自殘行爲在現實社會中並不少見,上學時身邊總會有一兩個喜歡拿小刀片劃自己的“奇怪”的同學,讓人無法理解。究竟他們爲什麽喜歡玩自殘?爲什麽看上去享受而又痛苦?爲什麽要進行這種自我折磨呢?今天五院廣醫五院心理(精神)科專家就跟大家聊一聊自殘這個話題。

  自殘高發于12-18歲常常伴隨著郁抑症出現。和甯甯聊天時,發現她情緒不高,意志減退,興趣下降,這正是郁抑症的典型症狀。

  在本案例中,無疑父親對甯甯的異化發展是有影響的。甯甯的自殘背後其實是一種求助,一種發泄。在缺少交流的家庭環境下,患者往往會缺乏安全感,感到空虛無助。而這種情緒需要釋放的途徑,一種是對外,表現出對外界充滿敵意,易怒等;另一種則是對自我的折磨,通過傷害身體得到精神上的平靜,既不想被知道,但又渴望得到別人的注意和關心。可不幸的是,甯甯的父親認爲這是她叛逆期的表現,是一種對他的不滿和抗議,因此一直都是更加生氣嚴厲地喝止。成了惡性循環,甯甯的情緒和自殘行爲也越來越嚴重,最後不得不求助醫生。

  在對自殘行爲的理解中,我們常常容易走入這幾個誤區:

  自殘患者都是標新立異的“非主流”,他們只是在嘩衆取寵其實往往走上自殘這條路都有痛苦的過程,和其他“癖好”相似,在一個人無法承受某種現實壓力之下,會尋求他物的幫助,有人選擇酗酒,有人選擇家暴,自殘也是一種分散焦慮的方法。但我們無法承受它的代價。

  喜歡自殘不是大毛病,不需要就醫,某一天就會突然想開了

  要注意,自殘往往是郁抑症的表現之一,而想要僅僅靠自己治愈郁抑症不是不可能,但是極少。心理疾病不比身體上的毛病輕,甚至可能承受著更大的壓力痛苦。在無法僅靠自身努力解決時務必及時就醫,這不止是對自己負責,也是對所愛之人的負責。

  青少年的自殘和其他強迫行爲都是意志力薄弱的表現,作爲監護人只要嚴令制止就可以抑制無論是自殘還是其他怪異的強迫行爲,例如穢語抽動症(一種需要一直說無意義的詞並伴有抽動的疾病)當事人也在努力自制。如果強行壓制這種行爲反而會適得其反,加重病情。

  沒有人會不愛自己的兒女,絕大部分的家庭問題不是因爲感情淡漠而是因爲缺乏溝通,不斷的誤解使得關系越來越緊張。家庭本應該是心靈的歸宿,漂泊的港灣。卻因爲誤解成了心病的溫床。

  2003年4月1日,張國榮從香港文華酒店24層縱身跳下,留下寥寥片語“Depression(沮喪、抑郁)。我一年來很辛苦,不能再忍受。我一生沒做壞事,爲何這樣?”郁抑症,這個隱形殺手一直潛伏在我們的身邊,傷害著我們摯愛的人。而我們,要做的最重要的就是陪伴、關愛、理解。最好能夠多點交流,鼓勵他們樹立信心。多參加戶外活動,做好生活護理。必要的也可以接受家庭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