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德 精业 务实 求新

新聞資訊

咨詢電話: 020-85959142
挂號電話: 020-85959141
臨床試驗機構辦: 020-85959124
倫理委員會辦公室: 020-85959127

科室風采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資訊>>科室風采

【呼吸內科】綻放在深秋的理解之花

張叔患重症肺炎被送進ICU的時候是2013的秋天,在無創呼吸機治療效果不理想後,醫生決定予張叔氣管插管。我見到張叔的時候,他被約束在病床上說不了話,只能瞪著眼睛看我。

聽著張叔沈重的呼吸聲,看到氣管插管裏吸出的大量黃色濃痰,我心裏暗暗一緊,知道張叔的病情真的很嚴重。張叔似乎也從我臉上察覺了什麽,他扭動著身體像是要掙脫約束,懷疑不安的目光左右巡梭。我不禁有些慌亂,擔心他掙脫約束拔掉插管,于是又仔細檢查了一遍約束帶,邊跟他解釋說明插管的重要性。張叔一邊拼命搖頭,一邊努力地想張嘴說話,但他終究無法說話,只是徒勞地用拳頭捶打著床沿,我無法理解他想表達什麽。

一直到下班,張叔也沒消停過。

走出醫院的時候,正下著小雨,我又想起張叔的病情,他那無助中似乎又有點怨恨的眼神,力圖掙脫約束的不安,在我眼前晃來晃去,總覺得應該有更好的辦法幫助他。起風的時候我不禁打了個哆嗦,才發現秋已經這麽深了。走在路上,我忽然理解了張叔的處境:在陌生的環境裏,氣管插管令他失去了語言表達能力、約束帶限制了他的自由、熟悉的家人不在身邊、周圍都是穿著白大褂戴著帽子口罩只露出一對眼睛的陌生人,病魔折磨著他,鼻子裏還插了管,這痛苦又無法表達!如果我處于這種境地,我會怎樣?

孤獨?焦慮?沒有安全感?

再次見到張叔是第二天下午,我爲他做完吸痰後,握住他那被約束的手,俯下身輕輕對他說:“張叔,今天您情況好點了啊,痰比之前少了些,臉色也比昨天好,看起來精神些了!您的情況一天天的見好,只要您配合治療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加油哦!”

這樣說著話,張叔似乎安靜了些。待到家屬探視的時間,我特意囑咐家屬多多鼓勵他,事情都撿著積極的方面說,就當是張叔很快就能治好出院。

如此三天,張叔的情緒慢慢平穩下來,雖然時不時還會煩躁不安,但似乎對周遭的環境産生了認同和理解。

張叔不再焦慮地張望,他觀察ICU的環境,注意我們醫護人員的處置。當我接近他的時候,他還會張張嘴,雖然發不出聲音,但我能看出是善意的表達。于是我每次也都回以微笑,輕拍他的肩膀或是握一下他的手,給他解釋接下來要做的護理,告訴他病情在逐漸好轉,不要焦急,配合醫生護士,治好了病,就可以回家了。

他眨巴眨巴眼睛,表示理解。于是我們和他商量,只要他不拔管,就可以松開約束帶,張叔點了點頭。我和搭班的小董對望了一眼,試著松開了他的約束帶,我們緊張地盯著張叔的一舉一動,他擡了擡手,然後伸出了大拇指。他看著我,我也看著他,這是我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眼神交流,我們相信了他,他也信任了我們。

從那天起,張叔開始積極配合我們的治療。有痰時,他會主動舉手,指指喉嚨要求我們吸痰;需要幫助時,他會用只有我們和他可以理解的“手語”做出表達。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他的氣色也真正的好轉起來,從未見過的微笑出現在張叔的臉上,病情日漸好轉。

終于,轉去普通病房的時候到了,拔出了氣管插管,張叔咧開嘴笑了,挨個拉我們的手,用沙啞的聲音重複著:“謝謝!”

下班後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張叔的話語又在耳邊響起:他最感激的並不是我們的醫術,而是我們的微笑和陪伴,是我們的耐心和理解。在剛插管的時候,他一直想告訴我們的竟然是想放棄自己,現在想來實在是有點幼稚好笑。

枝桠在秋天的涼風裏搖曳,細軟的陽光被它們切碎了,溫柔飄渺,這是一個盛開了理解之花的秋天。我們的理解讓張叔獲得了健康,張叔的理解讓我們的工作變得輕松而愉快。我們和張叔的心底播撒了理想的種子,經過孕育,終于在這個深秋季節開出了理想之花。

理解促進了患者康複,也增進了醫患和諧。

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五醫院呼吸內科

 王念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