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德 精业 务实 求新

新聞資訊

咨詢電話: 020-85959142
挂號電話: 020-85959141
臨床試驗機構辦: 020-85959124
倫理委員會辦公室: 020-85959127

媒體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資訊>>媒體動態

【羊城晚報】李遜:一個出色的醫者和發明家

文/羊城晚報記者 陳映平 實習生 王培

  圖/羊城晚報記者 何奔

  他是第一位全世界用經皮腎鏡微創術取石超過一萬例的專家;每天都有人從全國甚至全世界坐飛機、坐火車來到廣州東部這家不算大的醫院找他治病;

  在病人眼裏,他是一個溫柔、負責的好大夫;

  在業內,他是一個大名鼎鼎的人物,他發明和改良的手術器械“李遜微創腎鏡”等系列手術器械獲得國家專利並成功轉化爲醫療産品造福病人;

  他負責的國家級培訓基地坐落在羊城,他教授過的醫生遍及全國,人數過千……他就是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五醫院院長李遜。

  l5歲那年,把母親的梅花牌手表拆了

  坐在醫院手術觀摩室,李遜一邊看著自己的助手們用自己發明的器械做手術,一邊慢慢向記者翻開童年的記憶。  “小時候我愛幻想,希望長大後能當一名大科學家,在家沒事幹的時候對一些機械小玩意兒好奇,經常把一些機械物品拆開,一探究竟。”回憶往事,年過半百的李遜,臉上出現老頑童般調皮的笑容。

  l5歲那年,他趁父母不在家,偷偷把母親的梅花牌手表拆了,七零八落的零件散了一地,努力半天還是沒能組裝成功,結果被下班回來的媽媽狠狠打了一頓——那個年代,一個百來塊的手表是難得的奢侈品。

  父親學的是醫學物理學,母親是臨床醫生,他們對李遜的成長影響很大。在那個物質匮乏的年代,從小母親就教育他凡事要自力更生,要有責任意識,“男孩子除了不會生孩子什麽事情都要會做。”

  高中畢業後,他在紡織廠做過搬運工、鍋爐工,把一個常年沒有人清理的倉庫清理得不留死角。一位老師傅感歎李遜做事做到極致!這種作事認真的習慣從小一經養成,令他受益一輩子。

  考上醫學院棄學,來年再考還是學醫

  “我經常會‘和自己過不去’,想盡辦法弄明白機械原理內部構造,做起事來廢寢忘食”。有一次他一邊煮飯一邊研究一個零件的機械構造,結果飯燒煳了。李遜總結自己的性格,認爲“一個事想做而沒有做出來就很難受,非要研究出來不可”。

  16歲時,他買回一堆零件,自己成功制成一架照相機,他說當時沒錢又喜歡攝影,只能這樣想辦法,後來還做成了沖印機、放大機等全套照相曬相設備。朋友結婚時他就帶上自己的相機幫他們拍結婚照。談到當時的小成功,李遜開心地笑了!他打開手機將他當年用自制相機拍的翻拍相片“曬”給記者看。

  1977年恢複高考,李遜考上了中山醫學院,但他本人並不喜歡學醫,那些人體結構各部位死記硬背的內容太枯燥,一點也不好玩,他甚至選擇棄學,憑著自己的興趣愛好轉去一家學校讀機械大專。但這一舉動遭到父母的堅決反對,那個年代“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學醫也很吃香,母親看不慣他搗弄這些,擔心他的不良嗜好影響前途,說“你天天在家搞三搞四不行的”,告誡他不要玩物喪志。1978年他再次參加高考,這次如父母所願考入廣州醫學院(今年更名爲廣州醫科大學)。

  “醫生做手術,能不能不用做得那麽累?”

  醫學院畢業後沒多久,1984年,李遜開始跟著國內著名的泌尿外科專家吳開俊教授行醫。“吳老師對新事物特別感興趣。”李遜介紹,吳教授是國內最早采用輸尿管取石微創手術的醫生之一,也是微創手術在泌尿外科領域的開拓者,1984年他成功完成中國第一例經皮腎鏡取石手術,同年,“廣醫微創”舉辦了中國首期腔內泌尿外科學習班。

  雖然引進國外最先進的微創腎鏡,但李遜在陪師傅上台做手術的過程中,發現這些器材全是按照外國人人體標准設計的,顯得太粗太笨重,使用起來很不方便,再加上器材的密閉性不好,手術過程中極易漏水。往往是站在手術台邊做完一台手術後,“醫生會被患者的尿液、水、血濺了一身,口罩、衣服、鞋子甚至內褲,從外到裏全身濕個透”。

  器材的設計缺陷也增加了醫生操作手術的難度和勞動強度。李遜回憶,最長的一次輸尿管取石微創手術從早上9時一直做到晚上10時,一共做了13個小時。當時沒吃沒喝沒拉一直做,下了手術台整個人都快累虛脫了。

  日複一日的手術一台又一台,轉眼四五年過去了。李遜開始動腦筋琢磨,“設備能不能改進一下,用得順手一點,起碼密封性好點”?學過一年機械的他開始試圖改進這些器材。

  嘗試改進德國造,改良“微創腎鏡”

  此後,一有機會,李遜就與德國醫療器械廠商溝通,提出器械在手術使用過程中的不足之處,但對方根本不理會。“他們認爲自己是最先進的,中國醫生不懂這些”。李遜發現這些器材往往按照外國人握刀叉的習慣設計,對于習慣使用筷子的中國醫生來說,用起來極不順手。他決心從加快手術速度和減小手術勞動強度的目的出發,采用工程力學角度去改善器材的鏡體操作,“器材用著順手,人就不容易疲勞,手術也會做得更精細。”

  2004年李遜帶著中國工程技術人員到生産器械的德國反映意見,希望這家全球有名的廠商能改進輸尿管鏡,但廠商不願意改進。2004年至2005年間,李遜憑借自己對機械的了解,開始畫圖設計適合國人尺寸的微創腎鏡,後來再找來中國的工程技術人員去制作,成功改良了原來的手術器械,並一直不斷將使用的意見向德方反饋。新器械更好地解決手術中通水、灌注和沖洗中的一系列問題。

  三國專家同台“比武”,李遜3:1大勝

  機會總是青睐有准備的人。這一年,李遜應邀參加一個國際會議學術會議,會上德國人希望真實地看一看:到底哪一種器械手術效果好。于是,一場精彩的同台比武展開:李遜與來自日本、德國、中國台灣三位著名的泌尿外科專家“同台演出”。其他專家用原有的器材,李遜用的是自己改良過的器材,同時進行經皮腎鏡碎石術。結果當李遜手術完成了三台時,其他三位專家第一台手術還沒做完。全場掌聲雷動。“那幾位專家做得全身濕透,而我輕松完成手術,身上還滴水不沾。”李遜雲淡風輕地回憶當時的情景。

  事實擺在眼前。2005年年底,再次來到德國的李遜終于有機會與設計師面對面直接溝通,這次他們不再說他是鄉巴佬,而是接受了他的建議,但仍然不願意全面改進原有器材,尤其是他們認爲做得精華的部分。“Cut away!”李遜指著德國設計師認爲最精華的部分。那次設計出的兩條第一代微創輸尿管鏡沒有完全按照李遜的意見制作,“一些原來花哨而不實用的東西還保留,既增加了工藝、又增加了耗材,還容易損壞,但新器械已經比原器械有了很大的進步。”李遜感慨,“第一代改良的手術器械雖然牛頭馬尾,有點不倫不類,但使用起來比原來順手多了。”

  “李遜微創腎鏡”,一個醫生的專利

  2006年,李遜代表我國出席美國泌尿外科年會以及世界腔內泌尿外科會議,並在大會上介紹了其創立的中國微創經皮腎取石術的方法及經驗,得到國內外學者的充分肯定,使該技術在國內外得到推廣。“他們只要認同你了,佩服你了,就會完全相信你”!德國設計師開始按照李遜的意見設計器材,並命名爲“李遜微創腎鏡”。2008年,李遜獲得實用新型國家專利,開始在世界廣泛推廣應用。並憑借此項技術,榮獲國內腔內泌尿外科最高榮譽獎“金膀胱鏡獎”、第十六屆“恩德思”國際內鏡獎——泌尿外科獎。

  隨著臨床實踐,李遜又發現這款腎鏡在處理疑難、複雜手術中存在著天然的缺陷。“不能單用這種微創方法,應該多種微創方法結合”。

  2009年,李遜采用多種方法加多種機械“軟硬兼施、上下溝通、長短結合、雙管齊下”的理念,設計出一款更標准的新式“李遜微創腎鏡”。

  這種設計縮短了手術時間,減少病人痛苦,同時也減少了醫生的勞動強度。2011年,中德合作——廣州醫學院微創外科技術培訓基地正式落戶該院第五附屬醫院,它是一家醫、教、研一體的中國微創外科“黃埔軍校”。這家學校的“校長”是李遜,作爲主要培訓人員,他已培訓了全國的1600多名泌尿外科醫生。

  不少人認爲醫生又累又沒前途,李遜認爲自己做醫生很“值”。從醫30年,他用一技之長給很多人解除了病痛,同時贏得了一定的社會認同和同行的尊重。“行醫先行善積德,順便養家糊口,一路走來,我問心無愧”!